探案首頁 > 警事 > 探案
26輛汽車一夜被砸 獨行大盜跨省作案 ,被抓時嚇癱了
2019-08-23 16:42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 作者:張志輝 焦書英
    如何讓群眾更加滿意、更有安全感?多破案、少發案甚至不發案才是關鍵。近日,新鄉市公安局南環分局經過7天連續奮戰,成功破獲涉及山西、陜西、河南三省15個縣市的跨區域砸車窗系列性盜竊案件,抓獲犯罪嫌疑人劉某,供述案件200余起。   突發案件丨26輛汽車一夜被砸     6月1日8時許,新鄉市公安局南環分局陸續接到轄區居民報警,稱在高新區海河路南北兩側停放的21輛汽車和柳青路南側停放的5輛汽車玻璃被砸。車內物品均被翻動,除兩名車主共丟失1000余元現金、花露水、濕巾、小零食等生活用品外,多數車主未丟失任何財物。財物雖然沒有丟失,但被砸的車窗玻璃損失少則數百元,多者上千元,著實讓車主氣憤不已。   案件發生后,新鄉市公安局迅速調集視頻等警種部門和南環分局精干警力組成專案組,通過多種措施開展工作。   經民警勘查發現,多數車輛副駕玻璃被利器打碎,破損的玻璃則被丟在了路邊花草中。案發現場位于城郊地帶視頻監控盲區,放眼望去,一片農田、果園,往來行人較少,案件偵辦困難重重。   再高明的作案手段,總會留下蛛絲馬跡。嫌疑人什么時間進入現場?如何進入?圍繞案發現場辦案民警進行了細致走訪,發現能夠進入現場作案的通道共有6條。通過調取這6條通道外圍的視頻監控逐一進行排查,一騎哈羅單車在案發現場逗留4個小時的男子進入警方視線。   當日凌晨1時09分,一男子騎哈羅單車沿海河路北側由西向東逆行拐入牧野大道西側人行道。順著該男子行走方向的北側柳青路,正是5輛汽車被砸的其中一個現場。附近一監控拍到了該男子上身穿黑色長袖、下身穿黑色長褲的一個模糊身影。當日凌晨1時46分,該男子騎哈羅單車沿牧野大道由北向南再次出現在監控中,隨后穿過牧野大道進入海河路北側人行道,該區域是另外21輛轎車被砸的第二個現場。   該男子嫌疑程度上升,辦案民警遂擴大偵查范圍進行追蹤,然而其卻像人間蒸發一般,再無蹤影。直到凌晨5時許,該男子再次出現,此時,他已在案發現場待了整整4個小時。世上沒有太多巧合,如果很多事情巧合而巧妙地碰在了一起,那多半是有人蓄意為之。職業的敏感讓民警更加肯定,嫌疑人就是這名騎哈羅單車的黑衣男子。   躲避偵查丨嫌疑人繞城半圈騎車9小時     辦案民警對該男子所騎單車信息進行偵查后,未發現有價值線索。經順線追蹤,發現其作案后騎哈羅單車原路離開案發現場,在新鄉市南環路朱召市場附近搭乘出租車到達火車站,之后消失在如潮人群中,線索一度中斷。   究竟去了哪里?是不是外地流竄人員作案?這些問題如團團迷霧,著實讓辦案民警困惑不已。此時,4名偵查員已緊盯監控視頻查看了12個小時。突然,嫌疑人騎行哈羅單車進入案發現場的模糊身影再次浮現在辦案民警的腦海中。   此刻能做的,只有倒追監控。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過濾海量視頻信息,辦案民警發現嫌疑人在新鄉市高新區某燒烤大院門口附近更換衣服、戴口罩的相關圖像信息,其體貌特征逐漸清晰。嫌疑人是一名年齡約25歲的年輕男子,短發、戴眼鏡、戴口罩,在此之前上身穿黑色T恤,所騎單車的車籃中有一紅色手提帶。   圍繞其體貌特征,辦案民警加大視頻反追力度,最終確定嫌疑人于5月31日16時許,乘坐高鐵到達新鄉,之后騎哈羅單車從高鐵東站一路游逛至火車站,然后沿市區多條小路繞至高新區海河路、柳青路附近踩點。直至次日凌晨1時許作案,嫌疑人騎單車長達9個小時,已繞行新鄉半個城區。   鎖定身份丨民警雨夜驅車跨省抓捕     在市局犯罪偵查支隊的鼎力支持下,辦案民警迅速圍繞嫌疑人到達新鄉時間段的所有車次逐一進行排查,最終確定其乘坐的是由山西太原開往上海的某高鐵車次。通過核實到站旅客信息,辦案民警發現,根本梳理不出符合嫌疑人體貌特征的相關人員,案件偵破再度陷入僵局。   如果偵查思路沒有紕漏,那么只有一種可能,嫌疑人是提前下車或者逃票到達新鄉。辦案民警憑借多年辦案經驗大膽設想,并對嫌疑人所乘車次始發站到新鄉站千余名乘客進行摸排,最終成功鎖定嫌疑人為山西省文水縣的劉某。   6月5日晚8時許,一場滂沱大雨飄然而至,辦案民警獲悉,嫌疑人劉某已返回山西文水老家過節,抓捕刻不容緩。新鄉警方迅速組織警力冒雨驅車趕赴山西進行抓捕。   6月7日16時30分,在山西太原警方的大力支持下,嫌疑人劉某在其老家落網。面對突如其來的辦案民警,劉某一時精神崩潰癱軟在地。在其縣城的出租屋內,民警找到了用于作案的破窗器及部分贓款贓物。   砸車盜竊丨26歲“網蟲”視偷盜為“職業”     據了解,嫌疑人劉某性格孤僻,高中肄業后,長期賦閑在家。由于其好吃懶做,沉迷網絡,不思進取,與父母的關系也較為緊張。   2018年12月,劉某在網吧上網時,無意中發現網上售賣的破窗器可輕易破窗,頓生歹念。生活拮據時,他便乘車到周邊縣市作案。2019年年初,劉某干脆在呂梁市文水縣租了一間房,四處流竄作案,再沒回過家,父母以為他在外面找到了工作,也未與其再聯系。   5月31日,生活拮據的劉某已無法繼續支付房租及日???,準備再大干一單。為了逃避警方打擊,劉某專門查閱了相關資料,購買了一副手套和護肘,并賣掉了手機,買了一張太原至邯鄲的高鐵票,并計劃到新鄉下車。同時,采取“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形式作案,不在作案地住宿,得手后及時離開。   當日15時50分,劉某乘高鐵到達新鄉,出站后發現有群眾騎哈羅單車著急送人,沒有落鎖,便迅速上前騎車離開。一路游逛著到達火車站,然后經多條小路繞至較為偏僻的新鄉高新區踩點作案。自以為計劃周密天衣無縫,自信滿滿的劉某萬萬想不到警察竟然這么快找上了門。   犯罪嫌疑人劉某如實供述自2018年12月份開始,先后流竄山西、陜西、河南三省,在太原、朔州、交城、柳林、孝義、渭南、汾西、新鄉等15個縣市共計作案200余起的犯罪事實。     目前,劉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蒙彼利埃大学相当于国内